首页
中等
今天 2019-12-05
-10 °C, 中等
部分多云
明天 2019-12-06
-4 °C, 部分多云
0跟帖

加拿大华人移二代拎“包子”冲击奥斯卡!父母移民,孩子就是他们的西方梦!

  • Coolcashew 发布日期: 2019-02-17 评论: 0 浏览: 3909

加拿大华人移二代冲击奥斯卡

 

8分钟的动画短片《包宝宝》获得了奥斯卡动画短片提名。导演是加拿大华人移民二代石之予。


这位30岁的女导演,用色彩丰富、细腻感人的镜头语言,探寻加拿大华人移民群体中父母与子女间的情感波澜。片子虽然很短,却能将观众深深打动。


短片中,一位空巢中国妈妈做的包子,变成了天真活泼的包宝宝,妈妈喜出望外,向这个再度给她带来欢乐的孩子敞开怀抱,但随着小包子的迅速长大,妈妈也在这苦乐参半的滋味中体悟到: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,孩子总是要长大离开。

《包宝宝》链接,点击观看


这部充满中国元素的短片是皮克斯动画工作室32年来第一部由女性指导,也是首部由华裔指导的动画短片。


 

2岁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


1989年,石之予出生在中国重庆,父亲曾是四川美术学院的老师。她两岁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,在纽芬兰省呆了半年后搬到多伦多居住。


石之予从小就喜欢看吉卜力工作室、迪士尼和皮克斯的动画,高中时痴迷于动漫和漫画。


这份“痴迷”让石之予不仅成为了所在高中的动漫俱乐部副主席,还在网上加入了在线艺术社区,把自己的作品上传到DeviantArt网站,和其他艺术家进行交流。


渐渐的,石之予发现自己对动画制作很感兴趣。巧的是,她喜欢的很多艺术家都来自Sheridan College。


动画设计师的摇篮


在艺术家朋友的鼓励下,石之予决定跟随他们的脚步,去这所号称“动画设计师摇篮”的Sheridan College攻读动画专业。这所学校名气非常大,又被称为动画界“哈佛”,动画专业独步全球。


这个学院的毕业生更是遍布顶级动画及影视公司,如:工业光魔 (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)、皮克斯(Pixar)、艺电(Electronic Arts), 育碧(Ubisoft)、迪斯尼(Disney)、索尼影像(Sony Imageworks)、梦工场(Dreamworks)等,这里的毕业生年复一年的被好莱坞争抢。


然而这个选择却遭到了父母的反对!

 

 

父亲和母亲的顾虑

 

石之予的父亲作为一代移民、一名画家和老师,在加拿大因为语言和文化的问题,很难找到一份称心的工作。


在得知女儿决定学习动画,这个同属于艺术范畴的专业时,他不希望石之予像他一样,因为选择的专业找不到好工作,在以后的生活中挣扎度日。


石之予的母亲一开始对于她的选择也很犹豫。相比学习动画,成为律师或者医生是更好的选择。工作稳定收入高。


但在石之予的坚持和劝说下,她的父母选择了支持她,并勉励她在做出选择后坚持下去,不放弃,全力以赴。


Sheridan College


全身心地投入


在个个都是人才,男生称霸的动画班级中,石之予作为女生很难脱颖而出。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积极的心态,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创作之中。

 

在Sheridan的第二年,石之予学习了动画分镜,并在学业的最后一年创作了一部短片。


2009年,石之予在多伦多的Chuck Gammage Animation Inc.实习,负责清稿、插画、分镜,担任动画师。


毕业后,她曾短暂的做过动画教师,主要负责角色设计和漫画制作。


 

加入皮克斯

 

2011年,石之予在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实习三个月后,被聘为动画分镜师。就这样,石之予加入了这个在世界上书写自己传奇历史的动画大家庭。


2014年,石之予创作了一部名为《我的美食幻想》的网络动画系列。这次经历培养了她对美食动画的兴趣。


随后,石之予先后参与制作了奥斯卡获奖影片《头脑特工队》、《恐龙当家》、《玩具总动员4》和《超人总动员2》。


在石之予全职参与《头脑特工队》的时候,《包宝宝》一直是她从未停笔的“副业”。


因为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时不时会有公开试镜,可以在导演、制片人和高管的面前谈论自己对电影的想法。石之予抓住这个机会,阐述了《包宝宝》和另外两个动画构思。


最终,她得到了导师Pete Docter和Pixar的支持。


2015年,石之予获准创作并执导影片《包宝宝》。




无声胜有声的包子


在这部充满中国风的短片中,石之予不仅在每个动画细节上完美还原了中国家庭的生活习惯,故事本身也包含了她作为二代移民对“中国式家庭”的感受。


家里人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,不怎么聊天;孩子对于母亲而言是绝对的掌上明珠,不管母亲在做什么都会把孩子带身边。


母亲不放心让孩子自己出去玩,更不用说和他们眼中的“老外”一起玩了。对于孩子在成长中的变化,母亲迫切的希望知道孩子每分每秒在想什么、在做什么。


但对于不断成长,对外界充满好奇的孩子来说,母亲的保护由最初的安全港湾,逐渐变成了束缚的枷锁。


即使整部短片没有任何语言上的描述,但每个观众都能产生共鸣。而这一点也恰好是影片的亮点。


观众能自己去理解父母子女之间的冲突,也能深深感受到这种冲突背后的无奈与现实。

 

因此,《包宝宝》在2018年上映后备受世界好评,获得了第43届安妮奖(Annie Awards)、国际在线电影奖、Tribeca电影节,以及今年第91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的提名。


同时,《包宝宝》的成功不仅属于石之予个人,在以“男生俱乐部”著称的皮克斯、以男性为主导的整个动漫行业,更是意义重大!



 

我是父母的西方梦

 

 

如果说有谁能比石之予更高兴,应该就是她的父母了。石之予的父母在看过《包宝宝》的成片后,都为她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。


石之予带着妈妈参加了洛杉矶的首映,一起踏上红毯,接受采访。尽管妈妈不是一个非常情绪化的人,但看到人们纷纷向自己的女儿表达祝贺的时候,眼眶还是湿润了。


作为石之予“铁粉”的爸爸总是穿着皮克斯的衣服,戴着皮克斯的帽子。在石之予看来,他应该不会再穿其他和皮克斯不相关的衣服了。


现在,爸爸还为石之予取了一个新的名字:国际著名艺术家导演女儿(internationally famous artist director daughter)。


在石之予向爸爸询问关于《包宝宝》的意见时,爸爸说:“我很喜欢这部电影!当然,它并不完美……”说着,爸爸拿出了厚厚一本观后感。


”我的父母从中国远渡重洋来到加拿大,而我就是他们西方梦的象征,也是他们成功的故事。“石之予说。


来自: 
加国教育频道
加载中...